Ads

Ads

2007/06/28

闲话一则

昨天到塞城载了个由纳闽来这里工作的朋友到家乡吃饭.
因为几个月前曾经答应她了, 要带她去家乡看看, 那里有的吃.
因为塞城的食物很贵, 而且她也不大熟悉路线.

那时, 就是看到她那一双黑眼圈, 而好奇问她为什么严重缺乏睡眠.
原来, 那时她刚换到塞城工作, 所以她就特地早起在家准备午餐后, 才去上班.

于是, 我告诉她, 我家乡很靠近塞城, 建议她去家乡吃午餐, 比较经济.
也在那时就答应要带她去一次.

结果, 我拖了好久, 昨天才有时间去找她.

虽然塞城不是很大, 我却兜了很久, 就是找不到她的公司.
最后, 相约在大家熟悉的地方回合后, 才由我载她.

她一上车就大吐苦水, 说她在公司被骂的很过分, 觉得很委屈, 还哭着拿着包包, 喊着要马上辞职, 要走人.

她的经理还拉着她, 把她留下.

她一而说抱歉让我的耳朵受罪, 要我一见她, 就听她发牢骚.

看到她的情况, 我就想起过去教过的一个学生, 告诉她这么一个小趣闻.

曾经我有这么一位学生, 当时才二年纪.

因为她在上课完YOYO, 而学校也周会说过, 不能带YOYO去学校, 不然就没收.

所以, 我也就当下没收了她的YOYO.

谁知, 她竟然马上哭着要背着书包回家.

我只记得那时, 我拼命拉着她, 阻止她离开, 怕她跑出学校范围.
最后, 只好交给她的班任老师处理.

朋友问我, 为什么要工作得那么辛苦, 难道为了赚钱就要受委屈吗?

看她这么说, 我就很她说了些关于投资的学习.
她很感兴趣, 还说等她储蓄到一笔钱后, 要交给我投资, 但被我拒绝了.
因为我的选择和功课未必是100%是准确的, 万一我看错了, 不就还她亏钱?
我用自己的钱投资, 就算错了, 也是自己承担.

不过, 我答应送她书, 让她自己去了解.

曾经和DERIC说过, 要自己学习钓鱼的技巧, 而不是要别人把钓好的鱼送给我.


对了, 想起朋友说过, 她有朋友从纳闽过来玩.
结果在走街时, 手袋被抢, 匪徒是驾着KANCIL的.
因为她朋友挣拖不了手袋, 变成连人也跟着被拖, 双脚都受伤了.
后来她的朋友拼命挣脱了手袋, 才停止被拖下去.
她还说, 当时街上很多人, 都没有人愿意协助她的朋友.

有时候, 真的不懂要用什么心情去看待这个生病的社会.
唯有自己多加小心, 也要避免太过灰暗去看这社会, 免得自己患上忧郁症.

我这朋友刚从纳闽来的时候, 也傻傻的把手机借给陌生人用, 结果手机被抢走.
而那时也有个店的老板目睹一切, 他非但没有阻止, 反而还骂我的朋友笨.

该怎么说呢...


纳闽还是个很纯朴的小岛, 而西马好像已经找不到纯朴这两个字了.

记得朋友曾经和我说过.

在经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人民都是非常和睦相处的, 因为大家都经历过乱世, 所以非常珍惜和平. 就像我们爷爷那一代的人, 所有的种族都可以ABANG ADIK的相处, 而且大家都很安分守己.

五十年后, 经济进步了, 人民的生活也变好了.

相反的, 人和人的感情却又比较冷漠了.
文化进步了, 社会治安却退步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